茄子视频

索引號
000014348/2020-01523
信息分類
主題分類
自然資源和規劃
發布機構
红河州自然資源和規劃局
文號
發布日期
2020-04-29
信息名稱
以案说法 | 申请国家赔偿,要注意什么?

  案例:征地行爲合法,提起國家賠償訴訟不符合法定條件基本案情

  A縣陳某認爲,因某省人民政府所作的建設用地審批意見書批准A縣2016年度計劃指標中涉及B鎮C村001地塊的行爲部分證據缺乏合理性、真實性以及審批程序違法,造成陳某代表同村多戶村民多次逐級信訪,土地不能耕種,還産生了誤工費、交通費等損失,請求判令賠償陳某的經濟損失8萬元。

  該省人民政府答辯稱:在省建設用地審批意見書中,征收標准按照A縣政府批准公布的征地區片綜合價執行,征地補償標准符合該省政府公布的征地補償最低保護標准,也符合A縣制定出台的征地補償政策,未侵害陳某的合法權益。關于征地安置補償,該批次需要安置的農業人口352人,其中勞動力人口225人,涉及B鎮C村001地塊的是0.5825公頃,需要安置人口16人,符合法定標准,亦未侵害陳某的合法權益,不存在國家賠償問題。

  裁決結果

  法院認爲,依據《國家賠償法》第四條第四款的規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在行使職權時,有造成財産損害的其他違法行爲情形的,受害人有取得賠償的權利,故行政機關的行政行爲違法並對當事人造成損害是行政賠償的前提條件。本案中,陳某起訴認爲該省人民政府所作的省建設用地審批意見書,批准A縣2016年度計劃指標第五批次建設用地中涉及B鎮C村001地塊的行政行爲違法,造成其逐級信訪,産生的誤工費、交通費及承包土地不能耕種的經濟損失合計8萬元,請求賠償。但該案法院已經作出行政判決認定,省政府不存在行政審批行爲違法,故陳某要求其賠償損失缺乏前提條件,其提起本案賠償之訴不符合法定條件。

  指導意義

  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只要認爲國家機關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行使職權過程中侵犯其合法權益的,都有權向行政機關或人民法院提請國家賠償。國家機關和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在行使職權時須謹慎依法,否則有可能導致國家賠償。

  在行政賠償案件中,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首先要證明其行使職權的行爲合法性,要對行政行爲的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充分舉證證明;在確認國家機關及其工作人員行使職權的行爲有效的前提下,再就行政行爲沒有對當事人合法權益造成損害提交證據說明。

  征地批複被確認違法不必然導致行政賠償基本案情

  2013年8月,A市原國土資源局B分局(甲方)與C村民委員會(乙方)簽訂《征收村集體土地補償協議》,該補償協議所涉被征收土地中包含盧某等人的集體土地及其地上種植的枇杷樹。2013年12月,A市原國土資源局填報《建設用地項目呈報材料“一書三方案”》。經逐級上級審核,2014年1月,某省人民政府作出省建設用地審批意見書。

  盧某等人不服該審批意見遂申請行政複議,該省人民政府作出維持行政複議的決定。盧某等人不服複議決定向國務院申請裁決。2018年1月,國務院作出行政複議裁決,確認省政府該審批意見違法。

  2018年4月,盧某等人向該省政府寄送《行政賠償申請書》,要求省政府賠償違法征收所造成的損失,包括征地補償款差價、批耙樹等經濟作物經營收入損失等。該省政府收到申請後,轉交A市原國土資源局B分局處理。2018年4月,A市原國土資源局B分局作出《不予受理告知書》,對賠償申請不予受理。申請人不服,遂提起國家賠償訴訟。

  裁決結果

  法院认为,该省政府审批意见虽被确认违法,但该审批意见没有被撤销,即该审批意见所确定的征收土地事项以及基于此实施的补偿安置事项仍然有效。因此,A市原国土资源局B分局根据征地补偿安置方案所确定的征地区片综合地价标准将相应征地费用拨付给卢某等人所在村村民委员会,并对卢某等人地面种植物作出补偿的情形下,卢某等人以应当适用征地区片综合地价新标准及作为补偿依据的评估意见不合法为由要求赔偿征地补偿款差价损失,缺乏法律依据;对补偿标准评估意见有异议的应当依法另行救济。此外, 卢某等人主张的经营收入损失,亦不属于法律规定的直接损失范围,故驳回了卢某等人的赔偿请求。

  指導意義

  行政機關應當依法履行職責。但行政行爲被複議機關、人民法院確認違法後,並不導致行爲的無效後果,也不是可撤銷或已經撤銷的行政行爲,而是可以繼續實施的行政行爲,仍然繼續發生法律效力。征地批複被確認違法並不必然導致組織實施的行爲違法。

  政機關行政行爲違法,並不必然導致行政賠償。只有違法行政行爲對當事人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行政機關才有賠償義務,而且以直接損失賠償爲限。在行政賠償案件中,賠償請求人應當對被訴行政行爲造成損害的事實提供證據,賠償義務機關依法可以提供不予賠償或者減少賠償數額方面的證據,對自己的主張承擔舉證責任。

  來源:中國自然資源報社(轉載請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