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

索引號
000014348/2020-01542
信息分類
重大事項
主題分類
公安、司法
發布機構
紅河州公安局
文號
發布日期
2020-04-30
信息名稱
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司法部: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黑惡勢力從重處罰?(附全文和典型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关于依法严惩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犯罪的意见

  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展以來,各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和司法行政機關堅決貫徹落實中央部署,嚴格依法辦理涉黑涉惡案件,取得了顯著成效。近期,不少地方在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時,發現一些未成年人被脅迫、利誘參與、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嚴重損害了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嚴重危害社會和諧穩定。爲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依法從嚴懲治脅迫、教唆、引誘、欺騙等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行爲,根據有關法律規定,制定本意見。

  一、突出打擊重點,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行爲

  (一)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實施下列行爲之一的,應當認定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

  1. 胁迫、教唆未成年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恶势力犯罪集团、恶势力,或者实施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的;

  2. 拉拢、引诱、欺骗未成年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恶势力犯罪集团、恶势力,或者实施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的;

  3. 招募、吸收、介绍未成年人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恶势力犯罪集团、恶势力,或者实施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的;

  4. 雇佣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的;

  5. 其他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犯罪的情形。

  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根據刑法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幹問題的指導意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惡勢力刑事案件若幹問題的意見》等法律、司法解釋性質文件的規定認定。

  (二)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從重處罰:

  1. 组织、指挥未成年人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绑架、抢劫等严重暴力犯罪的;

  2. 向未成年人传授实施黑恶势力犯罪的方法、技能、经验的;

  3. 利用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犯罪的;

  4. 为逃避法律追究,让未成年人自首、做虚假供述顶罪的;

  5. 利用留守儿童、在校学生实施犯罪的;

  6. 利用多人或者多次利用未成年人实施犯罪的;

  7. 针对未成年人实施违法犯罪的;

  8. 对未成年人负有监护、教育、照料等特殊职责的人员利用未成年人实施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的;

  9. 其他利用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应当从重处罚的情形。

  (三)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對犯罪集團首要分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從重處罰。對犯罪集團的骨幹成員,按照其組織、指揮的犯罪,從重處罰。

  惡勢力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對起組織、策劃、指揮作用的糾集者,惡勢力共同犯罪中罪責嚴重的主犯,從重處罰。

  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成員直接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從重處罰。

  (四)有脅迫、教唆、引誘等利用未成年人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或者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行爲,雖然未成年人並沒有加入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或者沒有實際參與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對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的首要分子、骨幹成員、糾集者、主犯和直接利用的成員,即便有自首、立功、坦白等從輕減輕情節的,一般也不予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五)被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利用,偶爾參與黑惡勢力犯罪活動的未成年人,按其所實施的具體犯罪行爲定性,一般不認定爲黑惡勢力犯罪組織成員。

  二、嚴格依法辦案,形成打擊合力

  (一)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和司法行政機關要加強協作配合,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在偵查、起訴、審判、執行各階段,要全面體現依法從嚴懲處精神,及時查明利用未成年人的犯罪事實,避免糾纏細枝末節。要加強對下指導,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重特大案件,可以單獨或者聯合挂牌督辦。對于重大疑難複雜和社會影響較大的案件,辦案部門應當及時層報上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和司法行政機關。

  (二)公安機關要注意發現涉黑涉惡案件中利用未成年人犯罪的線索,落實以審判爲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要求,強化程序意識和證據意識,依法收集、固定和運用證據,並可以就案件性質、收集證據和適用法律等聽取人民檢察院意見建議。從嚴掌握取保候審、監視居住的適用,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首要分子、骨幹成員、糾集者、主犯和直接利用的成員,應當依法提請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

  (三)人民檢察院要加強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的立案監督,發現應當立案而不立案的,應當要求公安機關說明理由,認爲理由不能成立的,應當依法通知公安機關立案。對于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案件,人民檢察院可以對案件性質、收集證據和適用法律等提出意見建議。對于符合逮捕條件的依法堅決批准逮捕,符合起訴條件的依法堅決起訴。不批准逮捕要求公安機關補充偵查、審查起訴階段退回補充偵查的,應當分別制作詳細的補充偵查提綱,寫明需要補充偵查的事項、理由、偵查方向、需要補充收集的證據及其證明作用等,送交公安機關開展相關偵查補證活動。

  (四)辦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要將依法嚴懲與認罪認罰從寬有機結合起來。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人民檢察院要考慮其利用未成年人的情節,向人民法院提出從嚴處罰的量刑建議。對于雖然認罪,但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犯罪性質惡劣、犯罪手段殘忍、嚴重損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不足以從寬處罰的,在提出量刑建議時要依法從嚴從重。對被黑惡勢力利用實施犯罪的未成年人,自願如實認罪、真誠悔罪,願意接受處罰的,應當依法提出從寬處理的量刑建議。

  (五)人民法院要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案件及時審判,從嚴處罰。嚴格掌握緩刑、減刑、假釋的適用,嚴格掌握暫予監外執行的適用條件。依法運用財産刑、資格刑,最大限度鏟除黑惡勢力“經濟基礎”。對于符合刑法第三十七條之一規定的,應當依法禁止其從事相關職業。

  三、積極參與社會治理,實現標本兼治

  (一)認真落實邊打邊治邊建要求,積極參與社會治理。深挖黑惡勢力犯罪分子利用未成年人實施犯罪的根源,剖析重點行業領域監管漏洞,及時預警預判,及時通報相關部門、提出加強監管和行政執法的建議,從源頭遏制黑惡勢力向未成年人群體侵蝕蔓延。對被黑惡勢力利用尚未實施犯罪的未成年人,要配合有關部門及早發現、及時挽救。對實施黑惡勢力犯罪但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未成年人,要通過落實家庭監護、強化學校教育管理、送入專門學校矯治、開展社會化幫教等措施做好教育挽救和犯罪預防工作。

  (二)加強各職能部門協調聯動,有效預防未成年人被黑惡勢力利用。建立與共青團、婦聯、教育等部門的協作配合工作機制,開展針對未成年人監護人的家庭教育指導、針對教職工的法治教育培訓,教育引導未成年人遠離違法犯罪。推動建立未成年人涉黑涉惡預警機制,及時阻斷未成年人與黑惡勢力的聯系,防止未成年人被黑惡勢力誘導利用。推動網信部門開展專項治理,加強未成年人網絡保護。加強與街道、社區等基層組織的聯系,重視和發揮基層組織在預防未成年人涉黑涉惡犯罪中的重要作用,進一步推進社區矯正機構對未成年社區矯正對象采取有針對性的矯正措施。

  (三)開展法治宣傳教育,爲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營造良好社會環境。充分發揮典型案例的宣示、警醒、引領、示範作用,通過以案釋法,選擇典型案件召開新聞發布會,向社會公布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經驗和做法,揭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嚴重危害性。加強重點青少年群體的法治教育,在黑惡勢力犯罪案件多發的地區、街道、社區等,強化未成年人對黑惡勢力違法犯罪行爲的認識,提高未成年人防範意識和法治觀念,遠離黑惡勢力及其違法犯罪。

  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典型案例

  案例一:謝某某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尋釁滋事、聚衆鬥毆、敲詐勒索、開設賭場、故意傷害案

  【基本案情】

  2017年2月,謝某某刑滿釋放後,糾集刑滿釋放和社會閑散人員詹某某、陳某某等人,先後拉攏、招募、吸收18名未成年人(其中15名在校學生),在福建省甯德市蕉城區城南鎮古溪村實施尋釁滋事、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活動,逐步形成以謝某某爲組織、領導者,詹某某等人爲骨幹成員,陳某某和翁某某(未成年人)、余某某(未成年人),以及16名未滿十六周歲的未成年人爲參加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謝某某利用犯罪組織勢力,對古溪賭場進行敲詐勒索、安排組織成員在貸款公司上班獲取經濟利益,支持組織活動。該組織實施尋釁滋事、聚衆鬥毆、敲詐勒索、開設賭場、故意傷害等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欺壓、殘害群衆,爲非作惡,稱霸一方,在古溪區域內形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福建省市區三級人民檢察院分別成立指導組和專案組,依法快捕快訴。審慎認定未成年人涉黑惡勢力犯罪,對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時間不長、參與實施違法犯罪活動較少的1名未成年人不認定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對認定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的2名未成年人提出從輕處罰的量刑建議,得到法院支持。

  對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未成年人,實行“走訪摸底、分類幫扶”,積極規勸15名涉案學生及時返校就學。對後續繼續升學就讀的未成年人,與社工、公益機構共同開展“一對一”精准幫教,通過法治教育、心理咨詢、團體輔導、公益志願活動等形式,多方聯動構建有效觀護幫教模式。對進入社會的涉案未成年人,依托幫教基地培訓職業技能,聯系就業單位。

  針對涉案未成年人主要來自單親家庭、留守家庭以及監護缺失家庭的情況,蕉城區人民檢察院與社工組織、社區等合作,組織涉案未成年人父母開展親職教育。

  針對涉案未成年在校學生較多的情況,積極推進源頭治理。聯合8個校園周邊治安綜合治理領導小組成員單位,對城區11所重點區域中小學校開展專項督查,從學校內部安全管理、周邊安全、消防安全、食品安全、校園欺淩等方面,采取現場查驗、現場糾正、現場交辦、限時整改等方式,開展全方位排查、整改。與區教育局簽訂《檢校共建、推進法治校園建設協議》,向轄區9所中小學校派駐法治副校長,指導學校開展法治教育工作。

  2018年12月20日,蕉城區人民法院依法判處謝某某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聚衆鬥毆罪、敲詐勒索罪、開設賭場罪、故意傷害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六個月,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産。16名未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未成年人經幫教後考入中專、中職學校8人,繼續在初中部學習2人,就業6人,其中2人在省運會射擊項目青少年組競賽中取得好成績。

  【典型意義】

  成年人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導致未成年人涉黑惡勢力犯罪問題逐漸凸顯,嚴重損害未成年人健康成長,嚴重危害社會和諧穩定,應引起社會高度重視。

  突出打擊重點,依法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涉黑惡成年犯罪人。拉攏、招募、吸收未成年人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是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典型行爲。利用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是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應當從重處罰的情形之一,應當對黑社會性質組織、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的首要分子、骨幹成員、糾集者、主犯和直接利用的成員從重處罰。

  切實貫徹寬嚴相濟刑事政策,最大限度保護涉案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堅持打擊與保護並重、幫教矯正和警示教育並行、犯罪預防和綜合治理並舉,對涉黑惡未成年人積極開展幫教矯正和犯罪預防工作。積極參與社會綜合治理,加強各職能部門協調聯動。開展法治宣傳教育,爲嚴懲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營造良好社會氛圍。

  案例二:黎某甲尋釁滋事、妨害作證、故意傷害、非法采礦案

  【基本案情】

  2015年至2017年期間,黎某甲爲首,毛某某、駱某甲(未成年人)等6人爲固定成員的惡勢力犯罪集團,以暴力、威脅等手段,在廣東省清遠市陽山縣多次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欺壓當地百姓,擾亂社會生活秩序,造成較爲惡劣的社會影響。2016年7月,黎某甲因與被害人李某某發生糾紛,遂糾集毛某某、駱某甲等人到李某某的燒臘店進行報複。黎某甲指使毛某某、駱某甲等人利用其事先准備的鐵通等工具撬開燒臘店鐵閘門,對店內物品進行打砸,並將燒臘店內的摩托車推到附近小河湧,造成財物損失價值人民幣5881.96元。事後,黎某甲爲逃避法律制裁,要求駱某甲電話聯絡黎某乙和駱某乙,並讓三人提供身份證等資料。黎某甲在山莊宴請三人,指使三人到公安機關自首,並作三人實施打砸李某某燒臘店的假口供,以包庇其及其他同案犯。2017年3月27日,被告人駱某甲到陽山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投案,並作假口供包庇黎某甲及其他同案犯。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陽山縣人民檢察院經認真審查和引導補證後,認爲黎某甲領導的犯罪組織,符合惡勢力犯罪集團的特征,同時增加認定黎某甲部分故意傷害犯罪事實。黎某甲爲逃避法律責任,利用駱某甲心智不成熟、社會閱曆淺、法治意識淡薄的特點,指使未成年人錄假口供、作僞證的妨害作證行爲,不僅妨害正常司法活動,而且嚴重侵害了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檢察機關精准指控,增加認定了首要分子黎某甲的部分故意傷害犯罪事實,同時依法認定該犯罪組織爲惡勢力犯罪集團,對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的,體現了依法從嚴打擊。

  針對駱某甲實施的違法行爲,檢察機關一方面通過庭審教育的方式,與援助律師共同開展法治教育。另一方面,通過與其家庭成員聯系,深入分析家庭教育對未成年人的重要性,強調加強家庭教育和關心關愛,幫助其改過自新,重新回歸社會。

  2019年12月30日,陽山縣人民法院對黎某甲等七人作出判決,依法判處黎某甲犯尋釁滋事罪、妨害作證罪、故意傷害罪、非法采礦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典型意義】

  黑惡勢力犯罪分子利用未成年人自我保護能力弱、辨別能力低、易于控制指揮的特點,常常有意拉攏、引誘、欺騙未成年人加入黑惡勢力,實施黑惡勢力違法犯罪活動。未成年人被利用參與黑惡勢力犯罪的,應當重在切斷“毒源”,防止低齡未成年人“積小惡成大患”。

  一些黑社會性質組織和惡勢力犯罪集團、惡勢力,利用刑法第十七條關于刑事責任年齡的規定,有意將未成年人作爲黑惡勢力的發展對象,以此規避刑事處罰。成年犯罪人利用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的特點,夥同未成年人實施黑惡勢力犯罪,並在犯罪後爲逃避法律責任,指使未成年人作僞證、頂罪,包庇其他成年人的犯罪事實,行爲惡劣,應當予以嚴懲。

  案例三:靳某某妨害信用卡管理、非法拘禁、尋釁滋事案

  【基本案情】

  2018年10月以來,靳某某在QQ群發布收買銀行卡的信息,糾集周某某、張某某、肖某某等人,雇傭溫某某、劉某某、安某某(三人均爲未成年人)形成販賣銀行卡的惡勢力犯罪團夥。該團夥以盈利爲目的,在一些職業院校內非法收購學生銀行卡、U盾、手機卡,持有並販賣給境外賭博、詐騙組織。靳某某爲防止倒賣的銀行卡不能正常使用、違法所得不能取出,指使團夥成員糾集溫某某、劉某某、安某某多次將挂失銀行卡的未成年在校學生帶至賓館、學校偏僻處,采取語言威脅、揚言毆打、帶至外地交給上家處理等手段進行威脅恐嚇,爲學生拍攝錄像,強迫挂失銀行卡的學生補卡並交回卡內被凍結的資金。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2019年4月24日,河北省邢台市新河縣居民常某某在博彩平台先後被騙60多萬元,到新河縣公安局報案。公安機關立案偵查發現被騙款項通過該犯罪團夥收購、販賣的銀行卡轉到其他賬戶。新河縣人民檢察院針對公安機關發現涉惡、涉未成年人的案情,立即提前介入偵查活動,及時面見涉案未成年人,了解情況,適時釋法說理,進行教育感化。

  公安機關提請批准逮捕後,新河縣人民檢察院安排涉案未成年人的父母前往看守所開展親情會見,共同對其進行心理疏導,溫某某、劉某某、安某某等人當場痛哭悔過。審查起訴期間,檢察機關從保護未成年人的角度出發,對涉案未成年人分案辦理。主動聯系未成年人戶籍所在地河南省洛陽市老城區司法局、澗山區司法局,協作開展社會調查,分析未成年人涉罪原因、平時表現,根據調查結果,建議法院對未成年人溫某某、劉某某、安某某適用緩刑。對該案主犯靳某某依法從嚴,向法院提出從重處罰的量刑建議。

  2019年12月31日,新河縣人民法院依法判處靳某某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非法拘禁罪、尋釁滋事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典型意義】

  黑惡勢力利用未成年人急于賺錢、自我控制能力不強的心理特點,常常以從事兼職的名義雇傭未成年人參與違法犯罪活動,爲謀取非法利益提供便利。黑惡勢力將黑手伸向未成年人和大中專院校,利用在校學生,針對未成年人實施違法犯罪,應當予以從重處罰。檢察機關堅決遏制黑惡勢力拉攏侵蝕未成年人,對黑惡勢力利用未成年人實施違法犯罪活動嚴厲打擊,依法堅決起訴,從重提出量刑建議。

  對被利用的未成年人,要綜合其犯罪性質、罪行輕重等因素,實行分級保護處遇。對行爲性質較爲惡劣、危害後果較大的涉罪未成年人,要全面了解其生理、心理狀態及違法犯罪原因,通過親情會見,教育、感化未成年人,積極促成和解,引導其認罪認罰獲得從寬處理;對罪行輕微,屬于初犯、偶犯的未成年人,要充分發揮不捕、不訴、刑事和解等制度機制作用,積極適用附條件不起訴;對未達到刑事責任年齡的未成年人,要與公安機關溝通,由其訓誡,責令監護人嚴加管教,同時聯合相關幫教主體,開展重點觀護和幫教,預防再犯。